社会和谐

2018-08-04 17:56

把群众当亲人

张启纯把群众当亲人,群众把他当亲人。逢年过节,许多当事人会给他发来祝福短信,让他心里感受到了群众的纯真亲情;也有一些当事人带着礼物给他拜年,他总是婉拒了。但是,张启纯送儿子上大学、读硕士,还资助一个少年时失去父亲的侄子读中学、上大学,家里并不宽裕,近几年来已给来访的困难群众车费、食宿费3000多元。

2012年3月,他昔日的一位案件当事人、鹤峰县走马镇刘某在贵州务工时左眼受伤,打电话向张启纯求助法律服务。他先后三次与刘某通电话,明确告知刘某与施工单位是一种劳动雇用关系,可直接找施工单位或通过当地人社部门申请仲裁。12月,刘某电话告诉张启纯施工单位已给付了医疗费和赔偿费8万多元。

“假如他是我的亲人,我该怎么处理这起案件?”“假如他是我的亲人,我该如何答复他的问题?”张启纯时时在心中这样拷问自己。“五个三”民事行政工作法,让他的“亲人”像滚雪球式地倍增,节日、假日、“八小时之外”接待人民群众的来访已成“家常便饭”。这引起了党组一班人的关注,开始着手检察机关群众工作机制建设,先后推出信访“四访”制,力求信访不出院;完善节假日值班制度,做到服务全覆盖。

2007年1月,张启纯分管民事行政检察工作后,经常告诫大家,群众走进检察机关大门,首先面对的是一个个具体的检察官个体。只有让群众对具体的检察官个体放心,才能取得他们对整个检察机关的信任。因此,检察官必须热心、耐心、细心地接待每一位申诉当事人。与申诉人谈,与另一方当事人谈,与原审法官谈,搞清诉讼的症结,摸清双方当事人的心结。深入实地开展调查研究,准确把握事实关、证据关和法律关。积极引导双方当事人看法律后果、看长远发展、看前车之鉴。对法院判决、裁定正确的,当“宣传员”,做好申诉人的息诉服判工作;对法院判决、裁定有一些瑕疵,但抗诉的实际意义不大的,当“调解员”,做好当事人的和解工作;对法院判决、裁定确有错误的,当“监督员”,提出抗诉维护申诉人的合法权益。

社会和谐,会在众多不经意的小事中悄然孕育;同样,也会在众多不经意的小事中悄然被打破。如果我们把群众当亲人,让群众把话说完、让群众敞开心扉、让群众了结心愿,“死法条”就会活起来,时常会收到“化腐朽为神奇”的效果。这就是张启纯做群众工作的真谛。

让法律秤称平

在检察机关群众工作中,张启纯摸索了“三心”、“三谈”、“三关”、“三看”、“三员”“五个三”民事行政检察工作法,换来了连续7年的无一重复来访、反复申诉、缠诉、上访、越级上访和“民转刑”案件发生的“六无”。张启纯每办一件案件都与当事人互留联系方式,他认为案情复杂的,若有反复,保持联系能掌握事态发展;案情简单的,对方在今后的生活和工作中可能遇到其他难题,可以帮帮他们。

“五个三”民行法

2007年4月初,恩施州、鹤峰县两级政府根据水布垭水坝工程进展情况,下达金鸡口的85户居民必须在5月31日前安全迁出的死命令。当时的金鸡口,储水以每天3米的速度上涨,但居民仅移走3户。张启纯脱下检察服,穿上解放鞋,一头扎进人民群众中去、依靠群众,很快锁定一移民工作专班成员贪污移民资金的犯罪事实,为移民工作清除了障碍,使移民任务提前完成。就这样,自2007年以来,他先后13次被县领导点将担任全县大型维护稳定、信访工作专班领导小组副组长,让他的群众工作之路越走越畅、越走越宽、越走越深。

今年已54岁的张启纯,文化水平并不高,也没学过法律。但他曾用3年时间,“啃”完厚厚的14本法律专业书籍,取得法律专科文凭。他开始思索为外来建设者撑好伞、为外出务工者服好务、为新型劳务关系给力的问题,他开始思索如何让法律这杆秤越称越平的问题,他开始思索老百姓为何“信访不信法”的问题,形成“1带n”团队强化法律监督的格局,让法律这杆秤在鹤峰这块2892平方公里的红色土地上越称越平……

张启纯,男,1959年7月出生,中共党员,大专学历,湖北省鹤峰县检察院党组副书记、副检察长。曾先后被湖北省检察院表彰为“先进检察官”、湖北省委政法委表彰为“优秀共产党员”、恩施州委表彰为“优秀共产党员”、恩施州委政法委评为“十佳政法干警”、被湖北省检察院表彰为“全省检察机关群众工作先进个人”、“全省十佳检察官”、被湖北省总工会授予“五一劳动奖章”。

这就是他在检察机关群众工作中探索出来的“五个三”民事行政检察工作法。正是他的以“三心”、“三谈”、“三关”、“三看”和“三员”为主要内容的“五个三”民事行政检察工作法,换来了连续7年的无一重复来访、反复申诉、缠诉、上访、越级上访和“民转刑”案件发生的“六无”。

五里乡陈家村的村民因龙嘴电站的处理问题走上了上访路。2009年3月,张启纯接待上访群众代表后,和湖北科技事务司法鉴定中心专家一道,沿着陡峭的山路,深入陈家村及龙嘴电站,进行现场调查。通过实地调查,张启纯和同事们发现,龙嘴电站在以站还贷的过程中,存在有人虚报发电规模骗取国家移民资金、向村民隐瞒国家移民资金转做他用、个别乡镇干部玩忽职守等违法问题。这起多年的群体上访事件,在张启纯等检察官的介入下,得到了平息。

张启纯每办一件案件都留有当事人的联系方式,当事人也留有他的联系方式。他认为有些案件虽然结案了,但案情复杂的,可能有反复,与当事人保持联系,能掌握事态发展;案情简单的,当事人可能在今后的生活和工作中遇到其他难题,与当事人保持联系,或许可以帮帮他们。